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财年营收同比增长51%、影业首登台阿里为何如此“凶猛”?

财年营收同比增长51%、影业首登台阿里为何如此“凶猛”?

时间:2019-05-19 03:15 来源:未知   点击:

  站在历史拐点,资本寒冬的周期性和互联网人口红利的结束,似乎并没有扼住巨头的喉咙,在20岁生日来临前,阿里再次露出了生猛的一面。

  北京时间5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NYSE: BABA)发布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以及2019财年业绩。据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第四财季,阿里巴巴集团季度营收达934.98亿元人民币,高于市场预期的917.43亿元,同比增长51%;净利润258.30亿元,同比增长242%。

  2019财年收入3768.44亿元,同比增长51%;净利润8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7%。(注:阿里巴巴财年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至次年3月31日结束)

  比如说有些年轻导演,找一些偶像派弄一个什么电影,好家伙,十几二十亿的票房出来了。

  虽然无论是从收入还是净利润来看,阿里的财报都超过了预期,但从财报也不难看出阿里突破与瓶颈共存的微妙现状。比如新增一亿用户,但核心业务增幅放缓;又比如数字媒体和本地服务亏损严重,但首次出现集团财报中的阿里影业,已度过大幅补贴阶段并开始有所贡献。

  淘宝购物、饿了么点餐、支付宝付款、优酷追剧综、盒马尝鲜……如今的阿里巴巴已然入侵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财报显示,2019财年阿里营收3768.44亿元,同比增长51%。对比同一天发布财报的腾讯、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巨头的营收增速,阿里无疑是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地图中当之无愧的一霸。

  众所周知,阿里将旗下业绩分为四大板块:核心电商、云计算、数字传媒娱乐、创新及其它,且熟悉阿里版图的人也都知道,电商业务是阿里的核心与引擎。阿里将电商与外卖、菜鸟等多项业务整合在一起,以“核心电商”的名目披露于财报。财报显示,2019财年,阿里核心电商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85.8%,息税摊销前总利润1362亿元,但基于大多数业务都以增长为第一要务,竞争策略为低费率,所以该业务板块利润来源主要还是电商。

  2019财年Q4,阿里电商业务营收788.94亿元,同比增长54%。从其近一年的核心电商数据看,虽然营收占比不降反升,但分别为61%、56%、40%和54%的增速却也起伏不大。值得注意的是,菜鸟季度营收38.6亿元,同比增长35%;2019财年菜鸟营收148.9亿元,同比增长120%。涨势喜人。www.231123.com

  GMV方面,所谓GMV即Gross Merchandise Volume,可理解为销售流水。GMV很大程度上来看是电商平台势头以及可对外界炫耀的资本。2019财年阿里中国零售商城成交总额为57270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天猫实物商品GMV同比增长31%,淘宝实物商品GMV同比增长19%。对比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2018年全国23.9%的增长幅度,19%的成绩并不算太亮眼。

  范银贵身后留给了警方两张转款的银行凭证:5月9日这天,他分两次打去18万、5万,汇进了位于广西的一家银行的账号。秦安县公安局政工科警员表示,这起电信诈骗案正在调查中,尚不能对外发布相关信息。诈骗嫌犯发给范银贵的“执行令”。

  同时,阿里在此次GMV成绩的基础上还设定了2020年1万亿美元的总增长为目标。参考当前国内大环境、市场整体消费趋势以及阿里自身GMV增速形势来看,这一目标能否实现,有待观察。

  除了整体营收和电商业务的表现,阿里在其云计算业务板块的表现也值得关注。2015年开始,云计算营收情况正式在阿里财年中被披露云,彼时阿里云营收为12.71亿元。据此次财报显示,作为中国市场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阿里云第四财季营收为77.26亿元,同比增长76%;财年营收为247亿元,市场份额同期增加4.7%,相较于2015年,营收营收增长了约20倍。

  虽然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但云计算业务其实仍在亏损中,不过就其迅速收窄的势头以及在国内云服务市场超40%的份额占比来看,阿里在该板块的布局正守得云开见月明。

  数字媒体和娱乐是阿里巴巴集团“在阿里巴巴生活”愿景的关键组成,亦是其在核心电商业务之外能够实现集团更多收益的延伸。

  由阿里大文娱所归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业务主要包括了优酷土豆和UC浏览器,据财报显示,该板块财年营收241亿元;在第四季度内营收为56.71亿元,同比增长8%。其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优酷的订阅收入增加,以及UC提供的移动增值服务的收入增加。

  张老师建议,有类似情况的家长,不妨给自己定一个必须做到的任务,每天发现并记录孩子一个优点,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优点,比如,进门主动跟父母打招呼等等,坚持一段时间,您就会改变看待孩子的心态。

  该季度数字媒体与娱乐板块经调整EBITA亏损为人民币28.28亿元,环比缩减超过50%。数字娱乐板块亏损终于收窄,对阿里来说是不小的利好。

  财报内容显示,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文娱自去年12月以来的一系列调整。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在接任优酷总裁后启动了宣发、产品技术以及内容三个板块全面打通的调整。

  就数字媒体和娱乐部分来看,阿里巴巴的重点是发展原创内容制作能力上,并将继续把控内容质量、形式和排期。而这一策略则是基于其原创内容对付费用户和广告收入增长的推动力,从数据上来看,过去一年优酷日均订阅用户数保持持续增长,2019财年同比增长88%,第四财季同比增长50%。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是阿里影业相关内容首次出现在阿里巴巴集团的财报中。去年12月,基于对文娱板块业务的长线看好,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对阿里影业的增持计划:注资12.5亿港元,持股比例增至约51%,该交易于今年3月完成,阿里影业正式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附属子公司。当前,阿里影业主要从事的是戏剧娱乐的制作、推广和发行,以服务消费者、电影公司和院线经营者。

  在参投优质内容、扶持新锐导演双线并行,以及“优质内容+基础设施”的双驱动力下,阿里影业参与出品、推广发行了多部爆款电影。国内市场从《我不是药神》、《西红柿首富》到《流浪地球》,国际市场亦有《碟中谍5》、《绿皮书》、《何以为家》等作品。回溯过去一年的成绩,阿里影业的表现确实没有辜负集团的期望。阿里亦在集团财报中肯定道,“我们相信,阿里影业与集团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之间管理和内容策略的统一,将在未来支持和提升原创内容战略。”

  关于网络的价值和网络技术发展的梅特卡夫定律指出,网络的有用价值随着用户数的平方数增加而增加。简单来说,即网络使用人数越多,他就越具价值。电商领域,这一定律同样通用。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阿里年度活跃买家(12个月内有一张以上订单的用户)高达6.54亿,与2018年年末相比净增1800万;2019年第一季度活跃买家虽然同比增速有所下降,但较2018年同期净增1.02亿人,2018年第一季度又较2017年第一季度净增9800万。同时,财报亦披露了阿里移动MAU(当月访问阿里旗下APP的移动设备台数)的季度数据平均值,2019年第一季度移动MAU季度均值为7.21亿,净增1.04亿,增幅17%,有所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四季度移动月度活跃用户达到7.21亿,较去年同期上涨1.04亿;年度活跃用户达到6.54亿,较去年同期上涨1.02亿。其中,淘宝和天猫过去一财年新增用户超1亿。值得注意的是,新增的1亿消费者,77%来自于下沉市场。

  毫无疑问的是,可观的消费者群体,既要归功于阿里早前对下沉市场的发力以及淘宝和天猫平台的打通,也反过来为阿里生态提供了健康生长的土壤。财报显示,淘宝对下沉市场的加速渗透,也是阿里核心电商业务增长的重要引擎。

  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谈到:“在2019年财年,电子市场中新增消费者数量超过一亿,77%来自于下沉市场。”他表示,集团会继续在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加大投资,以获得新用户、扩大市场。

  当然,下沉市场助力77%的新增用户,除了有阿里的自身决策和努力因素外,也离不开外界对电商这一领域的认知度提高。网上购物不再是一二线城市消费者的专属,越老越多此前对电商、网购缺乏了解的低线城市消费者开始接触该领域,并逐渐乐在其中。

  显然,阿里近年来对下沉市场的收割已初见成效,但还不够。阿里巴巴集团CFO武卫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表示,“来自于下沉市场的订单总额只占总体数额的20%,也就意味着我们在下沉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当前市场上,拼多多、小红书等平台都在极力汲取着自身在市场的用户含量,在增量市场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的电商领域,存量市场也必将面临着愈发激烈的厮杀。阿里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我们对于一线城市的投资支出效率和其他对手企业是差不多的,但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下沉市场,当我们能进入这些市场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去提高投资效率。”

  3月7日,专案组民警奔赴数千公里,赶到吉林延边。在当地一家宾馆的房间内,民警找到了两名正洋洋得意的主谋策划潘某和高某。两人负责建立视频聊天网站,并联系技术人员、支付平台,发放视频网站管理员、主播权限,每天结算诈骗所得。他们通过网络招揽推广网站、主播代理及主播联盟站长与技术人员,获利为交易流水的10%,非法所得赃款20余万元。经连夜突击审查,民警确定了潘某在当地的三名下线所在位置,并顺利抓获了三名下线刘某、冯某、张某,而他们全部为年轻男子:刘某是吉林延边人,冯某和张某则分别来自山东和内蒙古。

  亚历克斯?莫塞德和尼古拉斯 L.约翰逊在《平台垄断:主导21世纪经济的力量》中指出,“平台正在主导世界经济。”诸如阿里巴巴、腾讯、亚马逊等平台企业,正在以一种全新的、近乎垄断的商业模式悄然接管着全球经济,成为被时代洪流推动着的“造风者”。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