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资料 > 漫思那些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女孩们并不是“都挺好”

漫思那些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女孩们并不是“都挺好”

时间:2019-06-07 23:54 来源:未知   点击:

  苏明玉的成长是备受父母和哥哥冷落、忽视的成长,也是深受原生家庭影响、并努力摆脱这种影响的历程。但比起吐槽、控诉苏明玉的父母、哥哥,我们希望更深入地讨论那些受到原生家庭伤害的女孩,最终要如何修复自己。

  为此,我们在“人物”公众号发布问卷,试图让更多有苏明玉式经历的女孩讲出她们的故事。两天之内,我们收到了819份问卷反馈。重男轻女、暴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不和睦的家庭关系这些都是伤害产生的原因,而这些伤害对女孩们造成的影响也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几乎每一个与我们分享故事的女孩都在努力地自我修复,而这种修复也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艰难、漫长,好在,绝大多数女生并没有放弃,因为,“尽管过程很艰难,但是至少我努力过。”

  再一次感谢同我们分享故事的819位女孩,也希望这种探讨可以引发更多的思考,让苏明玉式的成长不再重演。

  在我们收集到的819份问卷中,有近80%的女生都在讲述同一个问题:因为性别的原因,被重男轻女的父母忽视、冷落、区别对待,也有个别的忽视是因为妹妹的出现,但所有的偏心、忽视最终都使得她们陷入低自尊的不安全感中,很难信任他人、信任家庭,“我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的身后有谁,不管境况多难多苦,我都不会轻易靠下去,因为我身后没有谁。”

  她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因此走向两个极端自卑讨好缺乏自我认同,认为自己不配被爱被关怀;或过分要强与自我保护,只为了“证明自己是女孩也不会比男孩差”。

  爸妈为了生儿子,前面生了三个女儿,其中一个还送走了,可想而知有了这个弟弟之后有多心疼。

  饭桌上的好菜永远都是在弟弟那一边的,我和妹妹的鞋子几乎都是不超过30块的布鞋,但给弟弟买的大几百运动鞋眼睛都不眨一下。家务就更不用说了,我和妹妹从10岁开始洗碗、洗全家的衣服、扫地、煮饭帮厨几乎包揽全部家务,周末一睡晚我妈就提着棍子进来掀开被子打,一过点儿没煮饭就开始往死里骂,大冬天弟弟的衣服和鞋子没洗干净也会是一顿人格侮辱式的责骂

  弟弟刚上小学的时候,我们轮流背他上学,上完厕所擦屁股都要我们去帮忙。即便这样,爸妈仍然觉得我们很懒,干活不够主动,经常睡懒觉总之一无是处。

  我怕我妈,每次听到她拖鞋的声音,就会立刻弹起来开始到处找家务做,免得她骂我懒。我甚至连“妈”这个字,都喊不出口。

  为了获得爸妈的喜欢,主动做家务,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晚自习9点回到家还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全家人的衣服洗了,当时爸妈在打扑克,也没有给我一句肯定。努力学习倒是有一点用,考上重点大学后,我妈送我去上大学,还问我钱够不够用。这种举动,是很出乎我意料的。

  现在我已经毕业了,在别的城市生活工作,但我还是会想着“讨好”父母。可怕的是我会觉得之前经历的这一切都是正常的,都习惯了,被人挑剔是正常的,不被喜欢是正常的,没有自己的需求是正常的。我至今不知道如何表达情绪表达需求,连跟老板提工资都不敢,只知道埋头工作。从小到大也自卑,母胎solo已经二十几年了。

  近两年开始接触到心理学,现在还在慢慢地修复自己,路漫漫其修远兮,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勇敢地对他们说不,不再渴求他们的肯定和爱,有底气只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我出生时,我父亲得知是个女孩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出去务工了。6年后,我弟弟出生,父亲兴高采烈地买了许多东西给母亲,还托着弟弟的生殖器拍了张全家福,而我站在旁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母亲安慰我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却感到更加伤心了,因为我只是手背。

  我心疼他们那么拼命工作,但同时也厌恶他们对我的冷落和忽视。也许是因为缺爱,我一直很自卑。通过阅读、出来上大学,我也在慢慢地自我修复,但看到同学讲述父母如何爱护他们时,我心中又总有一片落寞,像是一块很大很丑的伤疤,即使穿上漂亮衣服,它也还在那里。即便我长大了,疤也只会随着身体长大。

  长大的过程中,从没有人给我擦过眼泪,所以遇到了一个会擦眼泪的外人就倾其所有了,没被爱过,所以26岁了,我的爱情也很廉价(求求你们多爱爱自己的女儿吧,不然她没体会过爱吖,随便一个人就能把她领走啦)。其实我很爱很爱弟弟,但因为父母的忽视,弟弟小时候也瞧不起我,因为在爸妈嘴里听过了最恶毒的咒骂,挨过棍子打,所以在外面受了欺负,别人骂几句,也就不了了之我现在都不知道这叫伤害还是叫成长了,习惯逼着自己去承担所有的错误,然后冠冕堂皇地告诉自己这叫成长。

  家中次女,因为父母没有再生孩子,所以我完全被替代成男性。一个生理女性被灌输为男性意味着什么?自我性别认同出现剧烈偏差,自小以男性服装发型讲话口吻示人,甚至不熟的亲戚朋友会认为“我是我家二儿子”,初中性征显露,我开始自我怀疑和不认同,对隆起的胸部自卑,病态减肥希望它变小,月经初潮后意识到自己生理性别的本质,青春期因为自幼心理认同为男性,对女性产生矇昧好感,被家人知道后称呼为变态、怪物。我也这样认为自己,在非常长久的时期里无法正确对待自己的性别、性取向、无法自我认同。没有修复,也无法修复。经济独立后逃离原生家庭,完全不往来。

  我爸妈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我是多余的,这句话我一直刻在脑子里。为此,我从小很努力学习,要做到最好,就是想得到一点关心。有一次弟弟的暑假作业丢了,在报名的前一天全家人疯找,爸很着急,甚至打了弟弟,我哭喊着叫他们不要打弟弟了,然后被爸爸一把从床上抓起来扇了一巴掌,他很凶地质问我是不是我把我弟弟的日记本藏起来了,后来发现日记本落在书桌后边,我在床上自己哭,还不敢哭出声来。还有一次家里的钱丢了,半夜时我听见父母交谈,他们居然认为是我拿的,我很寒心。经常会遭受到一些无端的打骂,全身淤青的次数不知道有多少。我不相信家庭,极度没有安全感,经常做噩梦,不敢相信别人,我经常问自己我到底是谁。我的心里有个洞,呼呼地往里灌着风。过去的事情会过去,可是你无法抹去它留在你心里痕迹。希望大家都能被温柔相待。

  我生在广东一个非常大的家族里,还有一个比我小5岁的妹妹。家里人重男轻女特别严重,现在爸妈都四十多了,我也快二十了,他们还是决定去做试管婴儿就是想生个男孩。这件事他们从来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因为我和我妹的意见根本不重要。这件事也让我觉得他们这是在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生育机器。

  从小,我就觉得好像自己不是男生就对不起自己的爸爸妈妈,再加上一直以来其实都很缺爱,所以导致自己非常自卑,这是没有办法摆脱的,大概永远都无法自我修复吧。也害怕婚姻害怕生育,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应付。

  我和苏明玉的经历一模一样。电视剧一开演,就有人说和我很像了。我是家里老大,学习没有出过前3,初中报考,我爸妈都没让我看到志愿单,直接给我报了师范(中专),为了早早让我工作,然后他们好供应弟弟上大学。问题是我家并不困难,我爸妈都有文化并且我爸还是教师。

  我的一生就这样被父母的决定改变了。后来我从师范考上了大学,不过只能上师范大学。曾经有一段时间有些抑郁,经常幻想从楼上跳下来。现在过得还不错,结婚生子,但没有做老师,也和爸妈讲和了,因为我爸有一次喝醉了说对不起我,给我道歉了。我帮弟弟不少,还好弟弟也很爱我,对我很好。我现在没那么悲观了。但这件事仍然是我心里的坑。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现在过得特别差,没有我弟弟境况好,我爸爸妈妈还会对我像现在好吗?

  “棍棒底下出孝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打不成才”、“打是亲骂是爱”这些曾被父辈们挂在嘴边的教育理念究竟有多荒谬?这些遭受过身体和言语暴力的女孩的讲述令人惊诧、更令人心疼,希望这些故事可以让更多的父母了解到能让一个人健康成长的从来都不是暴力。

  我好像比苏明玉还要惨。我爸是低配版苏大强,我妈是苏明玉她妈和苏明成的结合。

  我小时候常常挨打,有时候根本毫无预兆毫无理由,我妈哪天心情不好了,看你不顺眼了,就动手,耳光扇过来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有时候她抬手,我看到了都吓得捂住脑袋蹲在地上,但其实她只是摸个头发。

  最痛苦的是,她喜欢一边扒衣服,一边打人和扇嘴巴,衣服全都扒光,我就蹲在地上把自己抱着。总之,怎么让你没尊严,怎么来。拿棍子打,顶多是疼,但这种屈辱性的打,真的挺毁人的。

  小时候挨打我会嚎啕大哭,最初邻居们还会来劝,但后来,他们会站在我妈那边,说我,你看你又惹你妈生气了,你快去跟你妈道歉,打你都是为了你好那之后,我挨打就不出声了,我也不告诉我爸,因为,我爸也会让我去道歉。我每次挨打完,都得去跟我妈下跪道歉,说对不起惹您生气了。

  整个童年,我没有什么开心的记忆。我妈打完我,我自己会用刀划我自己,小时候就开始自虐,还写带血的日记,写我恨谁。不是委屈,是恨。小时候在空地上,我会对着天喊:妈,你在哪儿?我一直觉得我妈不是我亲妈。

  上学后,我特别怕回家。每天上到最后一节课,整个人就崩溃。考试考了99也崩溃,一想到回家被打就哭,其他人理解不了,为什么考99还哭,会觉得我矫情。

  我妈对我的口头禅就是“不要脸”、“贱”,会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这多余的东西”。在学校,大家会互相开玩笑说你这臭不要脸的,贱人,但只要谁对我这么一说,我就立刻爆炸,打人。

  后来上高中,有一次我妈伸手过来打我的时候我把她推出去了,我跟她说,我现在比你劲儿大,www.400499.com你打不了我了,咱俩打起来不一定谁把谁打死。那之后她就没怎么打我了,我也没怎么回家了。

  但不是离开家这些伤害就不存在了。连十月怀胎生你的妈妈都讨厌你,你说我得多招人厌。我非常低自尊,非常自卑,没办法意识到自己很好,你会觉得有人爱我、愿意做我男朋友,就感恩戴德了,你得好好报答,对幸福的要求特别低。我之前谈恋爱,只有两个要求不吸毒、不家暴,其它怎么样都可以,出轨这都不算事儿。我朋友有时候不理解,我说他挺好的,他又不打我。好像成年之后感受到的那种痛苦和伤痕,比起你妈给你的伤害来说,都不算什么。

  小时候恨我妈,长大了开始恨自己、否定自己,很难过。我脾气也非常差,跟领导骂,跟警察骂,长到这么大真是个奇迹。年轻的时候爆炸得莫名其妙,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爆炸完就会觉得很沮丧,沮丧到自虐,自己和自己说过几万次,不要像我妈一样,但就是做不到。

  我后来有很多朋友,被很多人喜欢,但都是我故意想要做到招人喜欢的,我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样子的,喜欢开玩笑的,有趣的,我就做成那样,察言观色,取悦人。好在我的初恋和我初中最好的朋友都是被爱包围长大的,他们对我特别好,教会了我怎么好好说话、怎么去爱别人,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原来还有值得留恋的东西。

  很多年我不敢结婚,不敢怀孕,觉得自己跟谁结婚是害了谁,做谁的妈妈会重蹈覆辙。后来,我遇到了我老公,他和他妈妈都会肯定我、赞美我、包容我,这让我感到了久违的安定,现在自己也做了妈妈。

  大家都说,做了父母之后会更理解自己的爸妈,但我是更不理解了,我的孩子,别说她大声哭了,哪怕是委屈地哼几声,我就心疼得不行,每次跟我小孩去医院打针,我哭得比孩子还厉害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得多心疼,怎么还舍得打呢?我唯一觉得庆幸的是,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如果我妈对另一个孩子比对我好,我一定就全线崩溃了。

  好难接受这些事情,我小时候没办法接受,长大了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对待。我尝试过和解,进家门前会不断嘱咐自己,一定不要吵架,但没有一次做到,每次都是摔门走。但你看着她越来越老了,头发白了,背驼了,还是会心疼。她辛苦一辈子,没过过什么太好的生活,现在她想出去玩,买什么,不管多贵,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就是没办法好好说话,没法沟通。

  我问过她,我小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那么狠打我。我妈说还不是为你好吗?我说对我好,可以有很多方式,我妈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谁打过你了?我怎么打你了?你怎么那么白眼狼?我以后老了也不靠你养老,就你这个白眼狼。

  我也问过我爸为什么,www.511301.com,我爸就会说,你应该想她的好,要学会忘记,都过去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是很难过去的,我已经做好了这辈子过不去的准备,但还是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学会温和地跟他们讲话。

  我是独生女,家在北京有房有车,但从没得到过父母的宠爱。被打是家常便饭,我想不出自己到底什么地方不对,从小成绩也不错,上学也都是按部就班,没多花过一分钱,即便如此,那些常规学费都是我欠他们的。工作以后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父母只在我结婚时给了5万块。婚礼前,我妈说她糖尿病不想出门,也没有参加我的婚礼。有一次回家,因为怕我迟到而催促我,结果我没有迟到,又发了一场脾气,其实那时我已经怀孕了,于是,整个孕期到出月子,我没见过我爸妈。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做得不妥帖的事情也许有,但真的有这么大仇怨么?以前是害怕和内疚,从没觉得他们是错的。直到自己有了孩子,才觉得我是恨他们的,我对孩子越爱,对他们就越恨,我想我不会原谅他们了

  小时候长得胖,我爸妈争执过程中,我爸骂我,说我长成这个猪样,还有什么脸活着,除了会学习一无是处。

  在这句话之前,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不好,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自信过。我永远觉得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别人都会笑话我是猪,这种伤害造成的自卑真的很难很难修复,我只能经常鼓励自己,不去和别人比,只去和小时候那个被骂猪头的自己比,我会觉得我在进步,我很好,很棒。

  小学二年级的一个夏天,我妈妈给我洗澡,洗到一半,听说我爸爸在哪个小卖部打麻将,可能她在气头上吧,拉着我就出去找我爸,我作为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女生,班上的班长、大队委,就这样光着身子披着头发被妈妈拉着走了差不多一条街,而且小卖部里打麻将的人很多,老老少少都有他俩见面就吵了起来,最后还是小卖部的婶婶给我披了个毯子。这件事给我的伤害真的蛮大的,但大人们也许根本不在意,现在跟我妈说起,她说已经根本不记得了。

  在浏览问卷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原生家庭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也让很多女孩在成长过程中被压抑、被束缚,比起那些激烈的矛盾、中伤,这其实是一种隐形的伤害这也让我们警醒:女性自由、独立从口号到现实,这中间需要经历的过程或许要比我们想象的久得多、难得多。

  我家对我的教育特别封建传统也很严格,时常提醒我女孩子要知廉耻要自爱,不可以跟男生乱来,读书的时候不可以谈恋爱,天黑必须回家,穿衣服不能露,抽烟喝酒更不要说了,那是绝对不行的。

  初中的时候,我偷偷学着其他的同学打了耳洞戴了耳钉被看到了,骂了一顿让立马摘掉,自己买了个项链也不准带,大学的时候涂了个指甲油被说了半天,让我立马弄掉,反正他们就觉得这些都是不应该的。

  我现在大学毕业了,但依然摆脱不了这种管束,现在我爸还会时常打视频查岗看我在不在家里。再加上他们打击我,对我做的事情挑三拣四,看不到我任何优点,所以我一直都很自卑,走路喜欢低着头,觉得自己很难看,说话做事察言观色小心翼翼,不敢要求任何人帮我做什么事情,别人提出想要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谦让,不敢为自己争取,也不敢拒绝别人。我看上去好像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懂事成熟,但那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得到过太多爱护罢了。

  我爸爸有很严重的父权思想,从小没有陪伴照顾过我,有的只是打压和批判,爸爸对于我是个空白且残忍的存在。因为对父爱的强烈渴望,让我特别容易沦陷在温柔老男人的臂弯里,并且对于性别认识很模糊,就像电视剧里所说,我可能变成了那个我最讨厌的人,而陷在这黑洞中走不出来

  来自父母最大的影响是初中后,爸妈偶尔说过女孩子数理化不容易学好这种标签,因此,我的理科成绩一般,一直延续到高中,而且理所当然的觉得学不好理科也很正常。这个影响可以说很大,高考时,我数学成绩不到30分,150满分啊。后来工作很排斥与数字或者计算打交道的工作,一度挺自卑的,觉得能力不行。讲真,至今没有修复。

  苏明玉受到父母的伤害还可以躲掉走得远远的,而我是独生女,无处可躲。作为独生女,家里的事情是不可能不管的,同时父母还要求你必须很优秀,但当你想要发展自己的事业时,他们又会各种阻挠并说,如果你是男孩我们就会支持,但你是女孩子,还是早点嫁人吧。这样的成长经历影响了我性格和行为的方方面面,为此我学习心理学,读了很多的理论书籍、临床案例,最终发现唯一令我认可的是:将伤害还给发出的人,要让施暴者承认暴行并愿意走下暴君的王座。

  819个女孩受到的伤害中,除了父母的重男轻女,原生家庭的破碎、不完整、不和谐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这似乎是中国家庭中普遍存在的现象,曾有心理学研究表明,受到家庭关系不和睦影响的孩子,男女生对于安全感缺失的表达也会有所不同,男性可能会因此而变得消极且责任感缺失,而女性会更多地苛责自己、面对亲密关系时无所适从。

  两岁的时候我爸爸去世了,因为我我被邻居的哥哥欺负了,爸爸去找他们说理,结果和对方起了冲突被捅了两刀然后人就没了。大家觉得爸爸的死全是我造成的,所以家里人从小都不待见我。

  后来,我妈妈改嫁了,我刚开始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但很快,那个叔叔开始打我,如果妈妈护着我,也会被打。再后来,叔叔工作调动到别的地方了,我妈就把我留在了爷爷奶奶家,跟着他一起走了。我奶奶是爸爸的后妈,十分厌恶我,骂我是个包袱、害死爸爸还拖累别人。爷爷是个感情很冷淡很自私的人,初一时每周找爷爷要生活费是我最痛苦的时刻,每个星期我只要十块钱,但每到要钱的时候,爷爷就消失。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拿到了钱,我攥在手里以为的十块钱,原来只有七块,那一天我就想,我到底多久才能长大、才能离开那里?

  冬天,我连一件像样的棉衣都没有,我求奶奶,奶奶说让我去找爷爷要钱,我去找爷爷,爷爷说你奶奶让我给你钱我就给,我找我妈妈,妈妈说我打钱给你爷爷了你跟他要。我始终都没能有一件新的棉衣,寒假去领成绩单的时候我依然穿着旧旧的却干净的校服,那时候,干净对我来说,是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自尊。

  在我爷爷奶奶家的那几年是我人生最痛苦的几年,我常常站在我爷爷家深深的院子里觉得日子怎么那么那么长,一天都长到看不到头。后来,我妈又把我送去了我大姨家,我又相继辗转在我外婆家舅舅家住了几年,直到上高三我妈终于和那个叔叔离了婚,我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但是没过太久,我妈妈又找了个叔叔住进了我们家。

  上了大学之后,寒暑假我都在外面兼职打工,几乎再没回过家。去年毕业之后,我一个人来到深圳,经济独立以后,我开始放肆地花钱,除了日常开销,宽余的钱全都用来买衣服,因为衣服让我充满了安全感。我也谈过几段恋爱,但每次都坚持不了多久,连分手的理由都一样,你不温柔,你不会照顾人,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可是我真的每一次都认真对待了,但我真的不会好好地对待别人。自我记事起我都在对抗外界,学着保护好自己,可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和别人相处,所以只能一味地放低自己去讨好和挽留,一旦情绪失控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伤害自己的身体。

  我对这个世界毫不重要,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也没有善意过,我似乎真的再也好不起来了,我找不到好起来的方法和路,找不到能救赎我的人,一直一直在往下沉。谢谢这里的树洞能够倾听我的秘密。

  我不大点的时候就学会了给爸爸妈妈拉架,疯了似的喊爸爸妈妈求你们别打了,我求求你们了。这种场景我现在已经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很痛,很想安慰并抱抱小时候的自己。我生来是个犟脾气,让我跪下也不哭不服的那种,但我又非常脆弱,下意识地给自己套上一层盔。好在,我现在渐渐好起来了。我偶尔也会带些攻击性地和父母抱怨,你们之前那样子给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我原谅你们,你们也是第一次为人父为人母,你们的原生家庭也造就了你们,我们都是受害者。这就是生活啊,有什么对错呢?

  在我上初中时,父亲出轨,出轨对象是邻居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姐姐。如果那个小姐姐不是满了18岁,这个事件就算了。我妈几乎气疯了,在村里把这件事情捅了出来。处于青春期的我在村里无法走路,抬不起头,看不到太阳。更可怕的是,长达数年我妈妈对我父亲的辱骂。两个人几乎没有过正常对话,每一件事,每一个场景,都夹杂我妈妈的言语羞辱,这一切都当着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的面。直到今天,两个人虽然离了婚,但还是因为这件事牵扯不清。

  我常常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觉得恶心。我理解妈妈当初没有离婚是为了把我们几个养大,她自己也常常挂嘴边上,说不是为了你们我早就离婚了,或者早就死了。直到今天,我都30多了,她还在说这句话。我谢谢她的牺牲和付出,但是这不能阻止我的恶心。

  我在恋爱的时候,内心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好的,于是就一直找那些各方面都比我差一点的人恋爱。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扭曲,其实直到今天也还在扭曲着。我时常想要放弃婚姻。我并没有觉得我修复了自己。

  我的母亲出轨我嫂子的父亲,我和我的父亲眼看着却不能反抗,后来这个男人登堂入室,把我家几乎当了他家,我是个暴躁的聪明的少女,可是斗不过这对无耻的人,仓皇地早早嫁给一个大我14岁的残疾人,开启了一生的悲剧,现在吗?我现在只是在等待离开这个世界而已。

  三岁那年父母离婚,我爸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了,过了几年我爸再婚,生了一个儿子。我妈很极端,从小就跟我说我爸怎么怎么对不起她,我爸有儿子不要我了,从不让我跟我爸私下接触,每次打电话都要开扩音给她听,她在旁边写字教我怎么跟我爸要钱,所以从小我就很讨厌跟我爸讲电话。上大学之前,我没有私底下跟我爸通过一通电话、见过一次面。上大学后偶尔打电话给他找他要钱,不知道怎么相处。现在每年我爸都说想带我回乡下过年见爷爷奶奶,我妈明面说随我私下却不让我去。大学谈了两个男朋友都吹了,感觉都是我的问题,因为不知道跟男性如何相处。

  “我是为了你才不和你爸爸离婚的”;“我还不是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你以后找对象的时候,如果你是离异家庭,别人会看不起你的”;“我们全家只有你一个指望了,妈妈这么辛苦就是盼着有一天你能参加工作,你就能养活全家了”以上全都是我妈的习惯性用语。现在的我,不知道安全感是什么、社交困难、无法调控情绪。我看过心理医生,也吃过抗抑郁的药物,但我认为这一切无法修复。

  我想讲的是一个隐形的性别伤害的故事,以警醒其他有志于平等自由斗争的人。我爸的脾气很臭,他会在醉酒后打我后妈,或者日常中因为一件小事把我后妈骂个狗血淋头。奇怪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从没感到这件事有什么不妥,我总是在心里用血缘关系来包庇我爸,总觉得我后妈一定是做错了事才受罚。作为一个已经接受大学教育的女性,我会为朋友、同学、陌生人的权利而斗争,回到家庭中却自然地两眼一黑,对扭曲的性别观念视而不见,对家中独大的父亲顺从无比。现在的我会在父亲清醒时和他对话,聊家庭、聊婚姻,聊女性和男性同等的力量。这时候的他会愧疚,会悔恨,有时也会恼羞成怒,但如果我连家人都无法影响,我尚且萎缩在性别磨难的阴影里,又谈何为平等而斗争呢?

  819份问卷,819道来自原生家庭的伤痕,几乎每一个女孩都在努力地自我修复。从问卷中的讲述来看,走出原生家庭的阴霾、完成自我修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仍有几位女孩讲述了令人欣慰的故事,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最终能修复所有伤害的,只能是爱。

  我的亲生父母为了能有一个男孩,生了五个女孩,我是老五。又因为政策关系,加上抚养不了五个孩子,把1980年后出生的三个女儿全部送人了。

  我被送到养父母家后,很快有了两个弟弟,再加上我生性调皮顽劣,从小没少挨棍棒藤条,家里有任何好吃好用,必定是先弟弟后爸爸,最后我捡剩。我六岁开始干家务,读书以后每年养母也会催着我放假了赶紧回去,“来帮家务”。不过,我不想过多描述这些,因为我也是极其幸运的我的养父对我视如己出,给我削铅笔买文具买书的是他,对我和颜悦色的也是他,陪我去大学报道的是他,笨拙地用笔画输入法给我发“天气二令(冷)注意加衣”的也是他。我的幸运还在于,亲生父母觉得愧疚,说服养父母让我到城里读书,他们来照顾我,我得以打开一片天地,知道更宽广的世界、更有可能性的人生该是什么样。

  也因为自己的经历,我更关注女性遭遇,想成为更好的自己。我还没有100%放下对两个家庭的心结,成长历程里也不总是千篇一律地歧视和不公,上一辈人的局限和时代特征,到我这里,不可能再延续下去。这是我认为自己最幸运的一部分。

  因为是女孩,我出生当天就被扔在路边了,后来是我妈把我抱回去了。几个月大时,我又被送去我姑家去了,发现我姑家刚刚要了一个女孩,so,我又被抱回家。从小到大,无数人无数次,尤其是我家人,一遍遍给我讲上面两个故事,讲多了就变味了,成了我命大脸皮厚,父母都不要你了,扔都扔不掉。最后一次讲,是我大学有次回来,我哭得很厉害,后来就再没人讲这件事了。

  因为我是女孩,7岁还没上学。每天哥哥放学,我都会背起他的书包,我说,看,我背得动,再重我都背得动。初中时,我爸耗尽自己一生所有给我哥盖新房,而我,因为92元资料费被痛打一顿。我的高中、大学都是靠贷款读的。大一那年,十一放假,我想回家。我妈说,你只会要钱,你回来干吗???从此至今,我再未在任何一个节假日回过家。

  大学毕业后,我拿到新西兰WHV名额,第一个电话打给我爸,我爸只一句话,你贷款你贷款你自己贷款。就在那一秒,所有他们对我的好与不好,我再也忘不掉、再也忽略不了。我从新西兰回来后,每次逢年过节我爸都要找我要钱,因为,“你在城里上班,挣钱容易。”

  从小,我为了逃离那个家拼命学习,长大后,我的性格像是刺猬,不容易相信别人,总是伤人,自己也吃了很多亏。成长经历中的伤痕至今仍无法完全修复。还好,我有一个很爱我的男朋友,在我折腾多年后,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爱就是他对我的样子。因为他在,我要努力,不再看以前,要看未来。

  很小的时候,亲生父母要把我扔到井里,后来被路人看到,路人把我领回家。从小到大我一直跟着养父长大,养父是个残疾人,没有娶媳妇,却靠厨师技能供养我读完大学。大学之后的我,非常非常努力,每年的奖学金都有我,每个周末都会去带家教、摆地摊,做各种事情,甚至在寒暑假咬牙开了培训班。毕业以后,我工作更加努力了,一心只想回报养父,让他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究竟要如何修复来自原生家庭的伤害,以下知名心理专家唐映红的专业建议

  原生家庭的影响,对一个人的成长是相当重要的。但一个人的成长,原生家庭只是其中一个方面,18岁之后的社会化发展,将有可能使你有机会摆脱这一切。你需要有自己成长的意向和选择,去主动选择经历一些能够带来积极力量的事情,用新的经验去覆盖旧的经验。

  我们中国的家庭本身普遍就是有问题的,我们不需要去夸大它。我们应该告诉自己,不要随波逐流,我们有自主性,有选择权,有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好,要相信这一点。

  但如果原生家庭真的是一个折磨,造成了非常深的伤害,孩子可以尝试远离父母,远离家庭,这是完全没问题的。中国的传统教育有一个很有问题的东西,就是所谓的不管父母怎么对你都应该理解,这个是错的。

  父母也是普通人,还可能是有人格障碍的普通人,你在家庭里有创伤,远离就好了。但是远离不是逃避,是为了自己的成长,你还要想着什么时候要照顾父母,这样你至少不会背负着罪感。毕竟成年后的亲子关系应该是以孩子为主导的,而不是父母。

  综上所述,或许周润发能够胜出,那么摆在他面前最大竞争对手就是徐峥了。近年来,徐峥打造了不少佳作。从《泰囧》《港囧》,表达了徐峥的导演才华,也奠定了他“徐氏幽默”的江湖地位。温情中不失幽默,搞怪中尽显善良本色。尤其是《我不是药神》的演绎,徐峥更是把自己的风格彰显的淋漓尽致。再加上观众对于该片的认同度和情感投入度,徐峥或许是能和周润发“决一高低”的最大竞争者。

  2009年4月底,广东省网监部门发现,中山市坦洲镇有人频繁登录境外色情网站进行淫秽色情表演。调查发现,嫌疑人王某及其兄弟是我国台湾人,他们利用“U T视讯网”、“K K视讯网”等多个台湾视频表演网站,从大陆招募视频表演小姐,在中山、珠海等地设点组织淫秽色情表演。主要受众为台湾网民,需下载专用客户端等工具观看。

  经侦查,民警发现,在这个视频聊天室内,犯罪团伙分工明确,分别负责网站策划、网站制作、广告发布、支付平台以及视频播放等,这些犯罪嫌疑人聚集在酷网社区论坛,以“网赚”为名,相互沟通联络,结成了一条完整的诈骗犯罪链条。

图文阅读